衾宝

【喻黄】蓝雨食堂的101条管理条例

其实这是给我米 @米洛 的一个粮食.

请大家尽情吃衾米和喻黄!

独立章,仅仅和《蓝雨战队经理的日记本》是一个系列,没看过也没关系。

蓝雨and四期中心。


00

“有没睡的么?来,八卦!”

零点,【荣耀属于八卦】群猛地一弹消息,一看就是楚云秀。

说到这个群,起初就楚云秀,苏沐橙,戴妍琦,她们蛮不讲理把李轩加了进来,把李轩八了个从头到脚,李轩情急之下把术业有专攻的李迅邀请了进来。这个群优良的 背着人聊八卦的传统就变成了当着面聊人家的八卦。

巅峰的时候楚云秀还敢把韩文清邀请进来,热情洋溢铺头盖脸就是一句:“韩队,听说你读初中时候当过文艺委员!是真的么?”

当然这个事情的后续我们以后再提,而八卦群演变成了几十个人,大家都是愿意听不愿意讲,只沉默装死等着谁最先开口。

楚云秀瞄了一圈:“我听说百花建队就有一条管理条例,训练营要认得五十种花,战队要背一百种花,是不是真的啊?@张佳乐 ”

“是真的啊,美女,有空放假来云南找我玩,送你一百种花。”被点名的张佳乐不慌不忙的甩锅,“哪像虚空,他们是在六朝古都,想加入虚空只用背那六个朝代,唐宋元明清。新杰教我的,他就是本地人。是吧新杰?”

大家被张佳乐渊博的历史和数学知识吓到了,李迅更是目瞪口呆:“这不是才五个么?”

林敬言卡了半天忍不住:“六朝古都不是南京么?西安十三朝。”

“……老林老林你真行。”张佳乐气急败坏:“好,让李轩给大家直播背一个虚空十三朝。”

李轩巧妙逃开话题:“这话说的,我市怎么就是古都了呢?就不能是锡林郭勒么,在大草原放羊养牛拉网线训练,而我就是职业联盟的腾格尔,是神之领域的铁木真,是鬼剑士里的松赞干布。不信问我竹马,是吧新杰。”

张新杰真的不想淌这趟浑水,连中两枪却装不了死了,“吴羽策没意见就行。”

“羽策明显就是鬼剑里的文成公主。”

“松赞干布是西藏的。”张新杰真是头疼,李轩的地理和张佳乐的历史数学同样不枉多让,“起码我们都知道微草只有一条管理条例。”

大家都了然这个梗,是说的有一次全明星叶修说王杰希的微草是靠投票来管理。


王杰希平淡地说道:“叶修说的话你们霸图也去信。微草其实是有两条——没有什么问题是投票不能决策的,如果有,那就用塔罗牌。”

大家纷纷感叹王杰希的自黑功力已臻化境。

而攻守兼备如王杰希突然话题从自己身上从容转开:“说到管理条例,为什么我们不问问神奇的黄少天呢?听说蓝雨光食堂就有100多条管理条例。”

楚云秀在一旁微笑:“我真喜欢你们互相甩黑锅的样子,实在太迷人了。”


神奇的黄少天一下子出现了,用着带着蓝色鲸鱼的聊天框轰炸着大家的眼睛:“王杰希你已经泄露了蓝雨最大的机密,你最好透露是谁告诉了你这个事,否则我择日就要杀人灭口。”

“是你告诉我的。”王杰希回答。“别装傻,我知道不代表全世界都知道。”

黄少天清了清嗓子:“既然大家都这么想知道。第一条,【蓝雨电子竞技俱乐部成员以熟记蓝雨食堂101条为荣,以不能熟记蓝雨食堂101条为耻。下面简称蓝食101。】”

群里共同沉默了三秒:“你们蓝雨真厉害。”

“第二条,【蓝雨电子竞技俱乐部成员以遵守蓝食101为荣,以违反蓝食101为耻。】”

大家:······喵喵喵????

黄少天一旦开了口,非指定人士无法打断:“第三条,蓝雨俱乐部成员以热爱粮食为荣——

“以浪费粮食为耻。”张新杰抢答。

黄少天冷笑:“不对,蓝雨数年的知识结晶哪能让你们随便猜到啊。是以对微草俱乐部轻敌为耻。”

肖时钦眼镜架都扶不住:“这谁记得住啊!”

“记不住参见第一二条。”黄少天一点也不担心自己无法好好解释,“我今晚上就先给大家解释五条吧,大家回去背一下,我下次来听写…”

群组语音通话里响起了一个声音,正是可以打断黄少天说话的指定人士,之前一直没有发言的喻文州带着一些围观的愉悦:“少天你饶了新杰吧,他都快睡觉了,今晚上别一脑子的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大家对蓝雨有兴趣的话,听我接下来讲几个有趣的吧。豚骨面煮好了。”

后面四个字显然是黄少天说的,群里都是成年人,又是大半夜的,自然就嘘了起来:“黄少快去,喻文州下面给你吃。”

“yoooooo”

黄少天一点也不辜负他的姓氏,噼里啪啦回击了一大串:“楼上的都出来啊,你们晚上饿了自己多喝热水吧,补充一下晚上当单身狗流失的蛋白质!”

“闭嘴!群里还有女生呢!”楚云秀怒斥他们,“不准半夜聊吃的。文州快讲。”



01

第八条:【蓝雨成员以会做菜为荣,蓝雨成员以不会做菜为耻。】

第九条:【蓝雨每年将在训练营开展一次厨艺大赛,优胜者将得到考核量化分。】——by蓝雨高层


肖时钦沉吟:“霸图是蓝翔的话,难道你们就是新东方?”


楚云秀不留情面:“文州做菜那么厉害,当初升上一队,就是靠加这个分?”


张新杰更是犀利指出:“岂不是一个特级厨师就可以加入蓝雨?太荒谬了吧。”


李轩添油加醋:“对啊,就像说背十三朝古都可以加入虚空一样荒谬。”


喻文州习惯了和他们耍花枪倒是不急不气:“我上次遇到这个情况,还是和兴欣比赛输了以后的记者会。”


“不准打岔啊你。”


“好吧感谢大家,感谢大家对蓝雨的关心和厚爱,诸位都很替蓝雨着急。但是…”喻文州也一板一眼重复以前说过的话。


“这样的胡说八道!我黄少天第一个不接受。”吃完面的人显然也背的住那句话,“我就不会做饭,我上次做了个黑椒牛柳,又黑又焦!”


他们俩一唱一和地开口:“我也是后面才开始学了一下烹饪,训练营那会也只会泡面。当然量化分也是有用处的,以前训练营有个同伴,很会做菜,但是游戏意识不行,他就靠一手足以爆衣的厨艺…”


“加入了一队?”大家开始思索印象蓝雨有谁符合。


“加入了老板旗下的酒店,现在已经是二厨了。”


大家被这个励志故事所感染了,半天才有人开口:“那你这么热爱做饭的原因是单纯想为蓝雨增光?”


喻文州想了想:“也不是,就是想锻炼厨艺吧,觉得以后可能用得着。”



第十三条:【不准在训练室吃饭。】——by方世镜

 第二赛季的时候,蓝雨食堂是提供打包直送训练室服务的。这也使得魏琛创造了138小时不出蓝雨训练室的记录。(训练室有沙发,但是没有厕所,有矿泉水瓶子。)

 而这条规定就在魏琛即将冲刺140小时的关键时候,蓝雨始终不能忘记那天,魏琛点了一份红糖糯米糍,悠哉至极地用鼠标操纵一堆人马撵着微草的女号,眼看就要碰到裙子了。

“方士谦,我让你装人妖萌妹,我…呃,啊…。”


大家很快注意到魏琛被糯米糍噎住了,无暇顾及游戏里,围住手忙脚乱喂水,拿醋灌,猛击后背,还是没有效果。

经理灵光一闪:人工呼吸?


四下聚集的人群分块散开。散不开的黄少天看着喻文州,喻文州看经理,经理看方世镜。


方世镜被看的莫名其妙:“这种事情不应该找个萌妹来么?再不济也要方士谦来吧。”


 经理谆谆劝导:“这不是我们没女性么,以后条件好了再说吧。现在你看比较危机,主要是后天就有比赛,要是魏琛突然没了我们也不好找理由…”


喻文州看着方世镜不说话,黄少天看方世镜,经理看着方世镜…就连魏琛也翻着白眼看着方世镜。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方世镜宁死不屈:“死了就死了,大不了让小喻当队长,就说蓝雨昏君当道,集体造反。”




第十四条:【不准在食堂讨论和游戏相关的内容。】——by方世镜


张佳乐举手:“这条真的很奇怪,我二赛季来的时候还没这条,上次霸图来比赛,我刚开口说了个决赛,大家就刷的沉默了。”


喻文州笑道:“因为是第四赛季才制定的。”


那是蓝雨在网游里抢副本首杀的一天,黄少天一边吃一边和喻文州聊天:“我刚刚的暴击你看到没有?我直接命中女巫弱点了,刷了砍了半个身子,什么肠子稀里哗啦流了一地,太刺激了。”


郑轩不动声色把面前的九转肥肠推开。


“看到了,”喻文州说,“女巫最后的召唤很特殊,我在想是不是要增强召唤师。”


黄少天不以为然:“增强了也没办法扛战法。不过怪恶心的,召唤一大堆蛆虫,就扑着来,一剑砍下去白花花还爆浆……”


于锋看着面前的碳烤脑花,“哇”的一声吐了。


黄少天纳闷:“于锋这都来多久了还水土不服?”


“没那么严重,他…他就是怀孕了,”李远急忙把人扶住,饭也不吃逃离现场,“我们去给他买点酸梅,黄少你们聊。”


“买辣的吧。”黄少天恍然大悟状。

喻文州紧接解释:“酸儿辣女,买吧,蓝雨报帐。”



听罢,其他人都吐了,唯独张佳乐无所谓:“至于么?听个虫子就不行了?那于锋天天在百花得以泪洗面。”


喻文州补充:“不止,那天方副队也来了,他习惯吃完饭喝一杯茶,叫碧潭飘雪。少天和他聊天很开心,就帮他叫茶,也许是他思维还没从游戏里出来,张口就是…”

“一杯鼻血漂痰。”


这一次,张佳乐也恶心吐了。



第三十二条:【蓝雨俱乐部战队成员每人将对应一道菜名增加一道新菜。】——by蓝雨高层


 “用我们老板的原话来说,就是这个条例呢,本意是为了让队员对俱乐部产生更多的归属感,让他们和俱乐部的精神融为一体,不可分离,提升俱乐部的大家庭感……”


由蓝雨战队经理给具体大家解说此条:

几年之前。

喻文州和黄少天走进食堂,红案大叔就为他们鼓掌:“恭喜升入一线队两个小鬼,快想一道专属自己的新菜。”

喻文州:“我想好了,我就要对应白切鸡,蓝雨的白切鸡就叫喻文州”


经理:“文州啊你有点ooc,是这样的,通常是要一个名字音比较相近的嘛。”

喻文州:“那就豉汁鸡。”

“······哪里像了”经理置若罔闻,“好,以后食堂艇仔粥以后改名了!叫喻文州”


黄少天:“那我呢?”

经理:“你自己想吧,不准给我报菜名。”

喻文州:“黄焖鸡。”

经理:“喻文州你上辈子是黄鼠狼对鸡这么大的执念?”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秋葵炒——”

黄少天:“我觉得文州说的很不错啊,就黄焖鸡,挺好的,特别好。”


回顾到这里,蓝雨战队经理冷笑一下,圆珠笔在这条下面的倾情解释上划了一条弧度优美的大红叉:“还归属感,还大家庭感呢。加上在训练营就靠嘴巴和脸让32条破例得到新菜名的方锐,蓝雨战队一共跑了四个人,刚好凑一个三菜一汤,多符合现在的廉洁作风。”


他摁着笔想了想,接着:“不过呢还是有点消极作用的,比如林枫就从来不敢吃呼啸的招牌菜风干蜜汁肉,于锋更惨,据说从来就不敢吃在蓝雨以他命名的油炸蜂蛹,在百花那里也是受到了鄙视。”


而至于另外两个人的副作用,在兴欣第一次来蓝雨比赛,完了之后,叶修提出蓝雨的伙食特别好我们就别走了就在这里吃吧多省钱啊这个建议之后,就得以淋漓体现。

饭桌上兴欣相声三人组,叶修发现自己说话没人接梗,夹起一块等腰直角三角形的馅饼有点疑惑,环视一圈,喻文州笑看着方锐不说话,打饭出菜的赵大姐盯着魏琛也笑盈盈不吭声。

就对方锐说:“怎么了?你向喻文州借了高利贷了?”

方锐:“……没有。”

苏沐橙凑过头:“文州真是搞黑社会的啊,还高利贷?”

魏琛莫名生气:“蓝雨每个人都没什么乱七八糟的关系,谁说的,看我不收拾他。”

“黄少天记者会说的,去吧,就在那边。”

魏琛间歇性失聪戳着盘子里的锐角饼。

“养颜的。”叶修给苏沐橙盛了碗竹笙猪胃汤,一边对着魏琛挤眉弄眼,“那你以前还和这食堂大姐有过一段新不了情?”

魏琛大怒:“你放屁,轮到我你就编扯,你怎么不说方锐和喻文州眉来眼去有一腿?”

叶修啧啧:“那他们俩还够不着这种气氛中的深仇大恨,除非是方锐骗了黄少天钱没还。说真的,他也值得像你一样抛妻弃子一样被蓝雨记恨这么久?废物点心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没说。”


魏琛瞪了一眼叶修,也是想不通:“没文化什么抛妻弃子。是,我还说的通,你小子一个训练营的就这么点事就值得被恨这么久?”


叶修斩钉截铁:“一定还是借了黄少天钱没还。”


“可能还有一件事。”方锐不太确定,“我当时走的时候,虽然是训练营转会,但是和大家关系都不错,都来送我。我为了表示对蓝雨的感情,提前去X宝定制了一件T恤,给店家说了,背后印上蓝雨,然后直接套在最里面,准备走的时候就脱外套露出来。”


罗辑等人听了点头:“这不挺好么?”


方锐表情不太自然,露出了在他脸上很罕见的尴尬:“那个店家可能是智障,我让他印上蓝雨,他给我印了个【上蓝雨】,当时我衣服一脱,一转身背朝大家,双手高举比起大拇指……怎么说,你们知道万籁俱寂么?”

陈果她们想象了一下,露出惨不忍睹的表情。

第四十五条:【蓝雨俱乐部工作人员可以申请使用食堂练习做菜,不允许煲汤!】——by蓝雨战队及技术部


在第四赛季末的时候,正是男孩子身高抽芽的末期,蓝雨上下开始焦急这个事情,猛打篮球的属于正常人,还有的有的搞迷信,有的开始百度增高鞋垫,有的开始买高腰牛仔裤…


“应该食补。”李远是当时提出建设性意见的人。“报纸上看到的,我给大家提供一个食谱。”


大家闻之有理,开始了每天红枣猪脚汤,黑豆排骨汤,沙参鲫鱼汤的日子。几个月后…


技术部副部长一边喝一边反馈:“我都喝了一周了,身高没长,但是感觉每天都红光满面,涨的很,到底对不对啊。”


李远从兜里掏出一张折了好几下的报纸:“真的,这是真实新闻,住在广州的小马,23岁,身高158,但是经过三个月的各式汤条理,终于惊喜的发现…”


随着他的语气越来越低,大家也发现了不对劲,郑轩狐疑的抢过,接着大声念:“发现,她从A杯涨到了D杯,下面附汤谱,星期一,红枣猪脚汤…”


大家一齐上前,手持锐器钝器,把李远团团围住。从此把红枣猪脚汤强行命名为李远。蓝雨内部还有一句话流传:看到煲汤先把李远打一顿准没错。



原第五十条:【蓝雨俱乐部工作人员可以申请使用食堂练习做菜,不允许练习剁肉馅】——于第四赛季被废除。


早在训练营末期,喻文州基本上对自己手速也有了客观的认识,但是这不代表他对手速没有执念——哪怕十年后他都还在玩打地鼠。不止他自己,蓝雨上下都比较心急,假设真的有黑玉断续膏他们都能对喻文州做出一些比较血腥冲动的事情。

而众所周知,每当蓝雨一片焦躁的时候,总有一个人提出建设性意见。这次这个人是黄少天。


黄少天:“喻文州啊,我回去问了一下我妈,我妈说多练习双手拿刀剁肉馅,坚持就有有效果的,你可以试试。”

黄少天的母亲,骨科医生,想必是知道很多偏方的,大家都点头赞同,喻文州也若有所思。


接下来的每天训练结束后,都可以看到一副景色:那时候的喻文州身材正是少年和成年男子之间,挺拔俊秀,腰背挺直,衬衣背后系着围裙,一向温和的面孔也没什么表情,手持两把砍肉刀,对着一块肉大力劈砍碾压。蓝雨的公用厨房做成了全透明,魏琛和黄少天正对着他,一顿饭吃的心惊胆战,感觉自己全身都在隐隐作痛。

魏琛摸着虚汗:“不准剁肉馅了,这个手速,我们从长计议吧。”


尽管后面两年没有再去过厨房,但是喻文州私下却勤于练习。而当喻文州的肉馅剁得出神入化,一路闪电带火花的时候……同时也产生了一些影响:操作精准度直线上升,手劲越来越大···同时标准职业选手级的鼠标没办法满足他了。


黄金一代大都知道这件事,但其他人,比如王杰希不知道,原因一是他从来都没去看过蓝雨训练室,当然蓝雨也不太希望他去参观。二是蓝雨全队标配是轻风已经深入人心——轻风是国内最大,同时也是蓝雨多年的鼠标耳机赞助商,

直到组织国家队训练的时候,他才发现,喻文州用的是重金属系列。


王杰希看了一眼用重金属的喻文州,说了第一句话:“你这是对手速准备以毒攻毒?”

接着看了一眼喻文州操作的动作力度,表情没有太大变化,但是眼睛已经一样大了,他扭头对黄少天说了今天第二句话:“喻文州从小是练架子鼓出身的吧?”



“那到底有没有效果啊?一点也没涨?”


喻文州想到了什么,笑了起来:“没有效果。我后来才知道是因为少天妈妈特别喜欢吃蚂蚁上树,自己不想动手做,又觉得指望不了少天,就想骗我做。”


“那为什么后面又废除了?”


“因为我第四赛季当队长了。”理由充分。



第五十八条:【晚上十点之后食堂禁止向黄少天提供夜宵】——by蓝雨高层


某赛季的某个半决赛

兴欣干脆就住在蓝雨,他们一起用投影看轮回和霸图的比赛。

战术角度上,队里的闲人顾问叶修和喻文州有一句没一句的点评,根本不用听李艺博和潘林,更加精准。

而在精彩程度上···

陈果:“哎呀!叶修你过去一点,别挡住我了,周泽楷长得真好看啊。”

叶修叹气往左边挪了一点。

陈果:“叶修你再过去一点,这个张佳乐!也好看啊。”

叶修无奈:“老板娘,一会儿擂台赛你再激动,再让我过去我就要坐地上了。”

黄少天趁机鄙视了叶修身在福中不知福:“你就骗人吧,霸图不想一会团队赛压力太大提升士气,肯定下面要上韩文清。”


中场休息等团队赛的时候,喻文州想到兴欣女生多,问了一句:“想吃什么夜宵甜点么?”

几个新人面面相觑,魏琛粗声粗气:“饿了,干炒牛河。”

苏沐橙笑笑:“这么晚了柔柔果果要不要吃一点龟苓膏双皮奶,我上次来蓝雨全明星的时候吃过,不错。”

叶修啧啧:“你们蓝雨还提供夜宵服务呢?我自认兴欣差了十八条大街,中间还隔了无数个包子铺火锅店麻辣烫干锅铺子。”

陈果暗暗掐了他一下。

喻文州发了个短信,抬头笑着说:“明天早点来,还有粤式早茶。你可以来试试,会比北京的豆汁儿好喝。”他也够坏的,这话对着乔一帆说,明摆着要用福利诱惑这个潜力无限的选手。

无耻的这么明显,叶修自然也不要让他得逞:“你们这是冷不丁又黑了王大眼啊。”

黄少天反驳:“我们实话实话,焦圈儿难吃就是两个字,我可以再说一次,难吃!我都怀疑王杰希以前那种乱七八糟的打法是不是就是因为焦圈儿啊?不是黑他,我真的很怀疑啊,要不然就是喝多了豆汁儿,以前他请我喝过一次,我这种被地域黑成两条腿的除了人,四条腿的除了板凳都吃的G市人,那玩意儿一口喝下去,立马崩溃了,当时就唱了首王力宏:是你带我找到另一个天堂~”

“为什么啊?”苏沐橙好奇。

“嘿,因为喝下去,我就觉得我看到了终极啊。可不就是另一个天堂。”

魏琛无情打断他:“你少说一点吧,你一会儿还不是要看着我们吃。”

“为什么啊?”苏沐橙好奇X2。

方锐拍腿大笑:“我没记错蓝雨有一条规定,十点钟以后不准黄少天吃东西吧。”

“为什么啊?”苏沐橙好奇X3


这是一段惨痛的记忆,在第五赛季的时候,蓝雨因为喻文州和黄少天,一时商业价值得到极大的开发,不算两个人以及全队的商业广告,黄少天自己身上就有三个电子外设代言,一个运动品牌推广。这对形象有一点的要求,而偏偏那时候经理和老板出差去谈其他合同了。


一个月以后带着三个合同回来,经理喜滋滋去找黄少天:“我给你接了一个饮料广告,一个东北大板代言人,一个重庆小面推广,都是你喜欢吃的···卧槽?”眼前的黄少天,起码胖了十五斤,而且全胖在脸上。


老板一直盯着黄少天,然后伸手捏了一把:“食堂给你喂了什么立竿见影的饲料。”


经理捶胸顿足:“你明天开始和我打篮球,不准吃夜宵了,平时不准吃肉,你都胖成黄大天。你的代言都是有形象要求的。”


老板又捏了一下黄少天的脸:“我觉得,既然是食品相关,岂不是胖点更有效果?”


经理恨铁不成钢:“你闭嘴。喻文州,你队长,负责监督。”


对于我们食肉,嗜甜星人黄少天,无疑是重大打击:“我一个职业选手,怎么就要打篮球了。我老饿!”


喻文州以一个隐秘视角用食指做了一个嘘的动作,硬生生让黄少天忍住了大闹的冲动。


日常训练,晚上八点,即使吸声降噪材料以及大家带着最好配置的耳机,也无法阻拦黄少天肚子传出来的“咕咕咕”的声音。黄少天盯着郑轩手里的酸奶,就像猎豹看到了它的食物一样。

郑轩:“黄少,你要不要喝?”

喻文州起身打断:“好了,大家今天解散吧,少天,来我房间聊一下周末的战术安排。”

黄少天把那个好字幽怨无限的吞进肚子里,想了想还是战术重要,跟着喻文州走了,一堆人为他留下心疼的注目礼。

“有什么特别的战术想法么?”黄少天话音刚落,肚子又是绵长一声。

喻文州拿出一个保温盒,三层,第一层是荞麦面,第二层海鲜粥,第三层清蒸虾饺。

“战术就是要保证王牌的体力。吃吧。”

黄少天吞了吞口水,眼巴巴看着他:“你自己做的?”

“对啊。”喻文州递给他配套的筷子。


第二天下午。

“少天,去我房间讨论一下首发阵容。”

一杯自制猕猴桃酸奶,一份虾仁生菜沙拉。


第三天晚上

“少天,去我房间分析一下叶修。”

两条盐焗秋刀鱼。


第N天晚上

“少天。”

“走走走,我懂得。”黄少天眉开眼笑,一堆人面面相觑。

徐景熙摸着下巴:“你们觉不觉得黄少很久没吵饿了。”

宋晓眯起眼睛:“我上次路过队长房间,看到黄少天抹着嘴巴一脸满足的走出来了。”

单纯如于锋大惊:“难道违背条例,私下加餐。”

郑轩若有所思:“加餐?那黄少怎么没有胖呢。”

李远表情深邃:“嘿嘿,那得看,加的是什么餐了。”



第N+1天晚上

黄少天喝着思慕雪,专心致志扒拉着烤全兔。喻文州觉得他吃东西的样子好看,就认真的看了一会儿。

“少天。”

“恩恩?”

“我很中意你。”

“恩恩,好。”黄少天一抬头,就看到喻文州突然坐在自己身边握住自己的手,就要蹭到鼻尖的距离,呆了。

喻文州看着他这个样子突然想到黄少天的美少女迷妹们之前流行的一句话:“天天这么甜,怎么可以吃天天!”

黄少天突然灵机一动:“是那个梗么,这样打游戏要慢一点?”

喻文州失笑:“那我还要慢到什么地步啊?”

他眼里带着无限的温柔,伸出手抹了一下他嘴角的油:“我说我很中意你,你愿意和我在一起么?”

黄少天大脑四核处理器有点当机。

“是这样的,我先说一下,我们在一起的话,你会有的权利。第一,我会一直陪你打荣耀。第二,无论现在还是以后,你想吃什么菜我都给你做。第三,为了更好做到第一和第二点,我会和你一起努力,在事业和生活,方方面面。”

 黄少天第一次感到词穷,他并不想拒绝,但是也不想这样被动:“那我的义务是什么。”

 喻文州缓缓开口:“只有一条,像我爱你那般喜欢我。”

 他的眼神坚定,交汇了许久,黄少天抽出手:“我要思考一下。”

 “好。”

喻文州坐在椅子上,看着被关上的门,转了一下笔:“徐徐图之啊。”


当黄少天心思重重推开门走出去,就被人拉到一边,团团围住。

宋晓捏着脖子:“孩子在家不吃饭,多半是在外面打了野食。”

李远掐着调调:“自从开始研究战术了,我的腰就一天比一天酸了。”

郑轩双手外推:“用肾宝。他好我也好。”

黄少天气急败坏:“滚滚滚滚滚滚滚滚滚偷听的人都滚!”

喻文州还没收拾好一桌食物,门又被打开了,黄少天一脸严肃:“我要是不答应,你明天还给我做叉烧么?”


喻文州也严肃点头:“也会做的。”


黄少天如释重负:“那我还是答应你吧。不答应你总感觉,叉烧吃着也没意思。”




第八十五条:【十一半以后禁止俱乐部工作人员非特殊原因出入食堂!】——喻文州,黄少天


第九赛季,装备竞赛。深夜,蓝雨俱乐部技术部门窗大锁,但是十几台电脑屏幕依旧闪着幽幽的光,战队经理走进来反锁门,一扭头就看到七八个带着眼镜反射着光,照得表情亢奋的技术部员工,不由得哆嗦了一下:“怎么样?”

没有回答,几分钟后,最中间的人把膝盖从椅子上放了下去,长舒一口气:“成了!”

索克萨尔 银武灭神的诅咒 升级75 成功。

“妈的!”技术人员好几个同时把烟头摁在易拉罐上,“总算是赶在喻队生日这天做出来了。感动的我自己都要哭了。”

“你确定不是怕黄少每天来我们这里静坐催半个小时灭神的诅咒的进度么。”

“是,我是怕,这样吧,冰雨我们就八月十号再升75级吧。”

战队经理锤了一下这人,笑骂:“去你妈的,就算高层不骂你们,黄少的粉丝就能把你们拆了。走了,去食堂,我就不信你们不饿,去吃一碗面,顺便当做文州的寿面,一会儿端过去。”


“顺便把黄少叫来。”

技术猿打趣道:“还用叫? 我赌黄少在喻队房间偷吃夜宵。不是我明天不吃不喝不睡觉把冰雨攻克下来。“

另外一位加注:“我跟上,还有没有赌啊,我加一把焰影升级啊。”


很多事情就需要逆向思维,此时此刻,食堂空无一人,是因为黄少天说喻文州要准备剁馅了,把工作到0点提供夜宵的人员都恐吓走了之后,拉着喻文州庄重的说:“一个惊喜,闭眼。”


喻文州很听从的闭上眼,甚至感到黄少天把大灯关上了。


“睁开。”


喻文州睁开眼睛,就看到黄少天端着一个蛋糕,三根蜡烛摇曳映照着黄少天专注的脸。


“生日快乐。喻文州,今天你三岁了!”黄少天庄重的放下蛋糕,“来吃一下我和我妈花了一个下午DIY的蛋糕。”


喻文州定定的看了他一会儿,然后勾起嘴角,即使再黑暗眼里都是黄少天:“那,还有半年才3岁的黄少天,愿意和我来一次早恋么?”


“你这也太早了吧。”黄少天终于憋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蛋糕和奶油都是你妈妈做的吧。”


黄少天跳了起来:“人艰不拆啊,喻三岁。我起码用果酱画了图案。你要不要加一个?”


喻文州看着蛋糕手上动作没有停顿,接过果酱画了一个Q版的小人:“你画的很不错,还给自己画上了虎牙。”

黄少天定睛一看,正是自己在喻文州的笔记本后面自以为隐蔽的涂鸦,嘿嘿一笑,假装没听到。

喻文州画完指了下蛋糕表面的一个果酱图案:“所以这个钢叉是说明没带吃蛋糕的叉子回来?”

这他妈就更加尴尬了

“···我画的是灭神的诅咒。”


啪的一声食堂灯光大亮,与此同时,喻文州一个吻印在黄少天的手上。

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说时迟那时快。

技术部的员工和经理,以及闻讯赶来的老板谈笑风生的走进食堂。这一切都暴露在大家雪亮的眼睛里,无所遁形。

他们俩就着这个姿势和大家视线相对。


黄少天竭力控制自己的表情:“你们是来干什么的。”


“我们,我们是来特地告诉喻文州,灭神的诅咒升级的,黄少你信么?”

经理假装自己很有道理:“之前不是说了10点之后不能吃东西么,喻文州你没监督好。我这次就放过你们。”


其他人不敢作声,只有老板喃喃:“妈呀,真是,好消息连连啊。”



03

第100条:

【蓝食管理条例最终解释权归战队副队长黄少天所有,如有不服,黄少天亲自解释到服为止。】——by蓝雨俱乐部高层

大家沉默良久,肖时钦迟疑的提议:“你们蓝雨的有没有想过搞个工会,投诉一些职场极端现象?”

喻文州笑着说:“再因为合法的投诉而导致食堂不合法的不提供食物?。”

“恩?”

“我们食堂的阿姨最喜欢少天,要知道她们可是决定你今天吃的是土豆肉丝还是土豆肉丝纤维,毛血旺还是毛血细胞旺。”史上第二黄吹喻文州斟酌了一下用词,“我们副队长,是蓝雨最有权势的人。”

大家深以为然,隔了十几分钟,发现喻文州已经下线了。

“第101条呢?”

“对啊,不是有101条么?”

“卧槽喻文州你人呢?跑什么啊断什么更啊,你以为你是天涯写手还要喝水找U盘刷牙啊?”

“挖坑不填则举,挖坑不填则不举!”

“中文真是博大精深。”

“喻文州跑了,其他蓝雨的呢,黄少天呢?”

郑轩:“黄少洗碗去了。”

“那你在,你说。”

宋晓:“郑轩不在。”

“那宋晓你说。”

宋晓:“不是本人。”

“···于锋!于锋!你总在吧!”

于锋怒:“管我什么事啊!”

“那一定是【燕京王氏,入则必死!】吧。”

王杰希认真想了想:“应该不是,我去过几次,我还活着。”

“这么神秘啊,是不是写的于锋不得进入啊?”

于锋:“并不是!你们好奇心别这么重行不行?”


李轩敲开黄少天的私聊窗口:“最后一条到底是什么?”

黄少天发了半页的叹号:“我洗碗回来给你说。”

“你们家碗还都要你洗?不是当初说给你做一辈子的菜么?”

剑圣悲愤欲绝:“狗日的喻文州骗了我。他当初可没有说碗也是我洗啊!”

李轩安慰他:“你们两个人,吃得了多少?大晚上有的吃就不错了,我现在饿的连VC银翘片都吃了三板了。”

“你懂什么,喻文州最近学了分子料理,一个巨大的盘子里,里面就放一手指长的吃的,周围都是酱汁。”黄少天还欲继续争辩。

“少天,不要说脏话。”喻文州在客厅悠悠出声提醒,“水要记得晾干。”

黄少天:“我没说脏话,汪,汪汪!”

李轩被黄少天的机智反应震得半天说不出话来:“666!”

END




【第一百零一条】

蓝雨黄少天管理权归于蓝雨喻文州所有,终生有效。



评论(91)
热度(3275)
别转载了……

关注的博客